历史展览

往恒——南超个展

策展人:
展览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中一街
展览时间: 2014.11.08 - 12.08
参展艺术家: 南超
  • 前言
  • 现场图
  • 作品

往恒  

一个形而上学的理念----南超的新作


南超从传统的平面绘画中决然的走出来,选择了这种立体的、固态的样式并迅速的使之完善成为作品的主体。由此可见固化时空、封印生死是他艺术激情的主干。于是,斧凿笔塑、拾遗成趣,滥觞于此。


“五、四”以来,中国在文化认知上不断的放大一个谬论,即开明的标志就是趋同西方。乃至时下的“当代艺术”莫名其妙的成为一锅夹生饭,再加工的结果必然是在懵懂的状态下走向低俗的娱乐化,艺术家与看客在傻笑中彻底忘记文明的本质——趋向真理。孰不知十八世纪黑格尔发现的绝对精神正靠近两千年前中国老子的学术轨迹。南超钟情于传统文化的研究,他固执在传统的矿床里,坚信有所发现,有所承袭和创造,这是难得的智慧,值得褒扬。


中国人对人类文化的最大贡献就是中国人的天下观。概括起来就是:以生命的观点看宇宙;以价值的观点看人生;让生命向超越界开放。让生命向超越界开放是中国传统哲学的最高境界,也为美学范畴提供了无限可能。中国人企盼人死后会在某时空再生,借佛教的话说就是往生。我们也相信,或者说愿意相信现在的事物会在一定的条件下永恒,我把这个意愿称作往恒。南超把一个个时空固化,把曾经的生和曾经的死封印起来就是在实现着往恒。


这里的美学意义犹如禅境,既有“手指月”式的文化指向又有“羚羊挂角”般的多重潜在。初相见为之悦目,再回味为之动心,细细想来总有一些东西温润灵魂,艺术之所以为艺术就在于此。艺术与哲学、宗教点燃人类思想峰巅的火炬,引导文明的朝向。“形而上者谓之道”,这无疑是至高的境界。


还是向中国传统文化的先贤致敬吧!在科技不发达的古代,先贤们凭心智感悟了天下,把生命置于宏阔的宇宙中,用自律的方式把握人性的进步,这是何等的伟大。相形之下,今天的高科技并没有开阔人们的胸襟,战争、屠杀、掠夺、贪婪---所有的罪恶证明人类还未摆脱蒙昧的初始状态。不要以为光阴变化就是进步,在这个问题面前时间失去了意义。南超的艺术正是以关注生命和生命场的方式走向文化的高层面,这或许也是当代艺术走出困境的路。


面对南超的作品会自然的想起琥珀。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时刻,也许是阳光灿烂的正午,一大滴树脂落下来包裹住一个小生命连同它身边的什物慢慢的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宝贝。与其它宝石不同,它凝固的是一块空间还有空间里的生命。后人为之惊异和感慨的正是与这尘封久远又忽而眼前的景象对应中印证天、地、人的情怀。原理相通,本质不同,前者偶发,后者再造,更重要的是南超在作品中融进的思考和匠心。


它们或是实在的或是虚拟的,它们是活着的和活过的,他们是此时此刻宇宙的一部分。它们被固化、被封印,它们拒绝了时间也就不存在往生。


那,就让它们去往恒。



                                                                                 矫振明  吉林艺术学院 教授

                                              2014年秋  北京宋庄工作室